徐明星被警方传唤协助调查 OKEx是否涉及数字货币欺诈?

来源:投资潮

2018-09-12 18:04:00

标签: 上市股东金融

网传OK集团创始人徐明星被派出所带走,多家媒体11日早间从上海市潍坊新村派出所现场确认,徐明星确于10日晚间被带入派出所协助调查涉嫌数字货币欺诈,目前仍在调查中。若案情属实,依照流程会将嫌疑人送往看守所;若证据不足,最晚将于带走协查24小时后(11日晚间)释放。

据参与现场围堵的维权者描述,当晚徐明星在上海浦东明诚大酒店等他的私人教练,不料七名在“95爆仓”中损失惨重的维权者尾随而来,双方发生正面冲突,最终以扰乱社会治安的名义进了派出所。

至于是谁报的警,双方各执一词。徐明星方面声称因受到7、8个人围堵,威胁人身安全而主动报案。公众号北纬31度的消息则显示,一位匿名维权者发现徐明星入住的酒店房间后,害怕其逃跑,主动报警。该维权者还出示了报警证明。

报案.jpg

事情发生的原因据北纬31度报道,9月5日下午6时左右,比特币价格连续暴跌,OKEx交易平台的合约用户发现,交易平台的APP闪退、无法登陆等状况频出,无论是想要止损或补仓皆动弹不得,只能爆仓。

据悉,9月11日当天在场的维权者中,有人损失了几十万,有人损失了上千万,据界面新闻记者粗略估计,总的经济损失在3亿人民币上下。

这些人中不乏经验丰富的币圈老玩家。有人曾拿5万本钱炒到了上亿资产,却在这次95爆仓中再次归零;甚至还有一名上市公司董事长,涉案金额过亿,人称“亿元哥”。

这已经不是OKEx第一次发生维权事件。

3月24日下午,维权者们前往OKCoin?,杨某甚至带着“敌敌畏”农药以自杀相威胁,要求得到赔付。

3月28日,有人专程赶往徐明星在江苏的农村老家,向其88岁的爷爷泼漆、送冥币和纸花,同时还强行抢走家中物品,不断骚扰其他家人。

5月31日,多名投资者聚集OKCoin办公楼,要求赔偿损失,有人登上了办公楼顶楼,以跳楼威胁赔付。

维权原因都是:非法期货、OKEx定点爆仓、删交易数据、拔网线等等,猛烈抨击OKEx恶意操纵市场。

徐明星不断尝试撇清自己与OKEx的关系,他甚至对围堵他的维权者们表示,对方从他这里一分钱也拿不到,因为OKEx与自己无关,OKEx的钱从来没有进入过OKCoin的账户。但在不少投资者看来,不管是OKEx还是OKCoin,背后老板都是徐明星,徐明星应该为他们的损失负责。

那么OKEx真有涉及数字货币欺诈,徐明星是否被误解了呢?

徐明星1.jpg

OKEX涉嫌非法期权交易

2014年8月18日,OKCoin发布消息,称旗下的比特币、数字货币“合约交易”平台OKEX上线,在“合约交易”币种上,包含比特币、莱特币、以太币。

根据链得得APP行情追踪数据,4月9日,OKEX以约为47.98亿人民币的每日交易额位居世界数字货币交易所第三名。在近65天的日交易额排名中,OKEX也以超过80%的频率稳居前三。巨大的交易额、平台流量和品牌影响力,令OKEX成为了广大普通中国数字货币投资者最主要的交易渠道。

来自百余位维权投资者所有的指控正是来源于一个爆发点,OKEX平台提供的“合约交易”产品。

区块链及数字货币问世至今所标榜的“去中心化”,在数字货币交易所层面却实现了诸多资本金融权力的集中。数字货币交易所集银行、银联、证券交易所、券商、发行审核部门、甚至监管者的角色而存在。在资产规模日益壮大的数据货币交易市场中,占据资金流动和融通规则的把控核心。

OKCoin在“合约交易”业务的对外说明中写到:此次推出比特币合约,可实现比特币的套期保值,利用比特币合约对冲在支付过程中比特币价格波动导致的风险,进而解决比特币在支付领域的最大问题;此外由于比特币市场每日成交额有限,导致当前比特币支付能够承载的业务量十分微小,通过比特币合约放大杠杆,可以变相增加比特币每日成交额。

这也是投资者维权时指责OKEX违法期货交易的重要源头,尽管OKEX并不承认。3月22日,OKEX官方解释称:OKEX法律团队认为平台的比特币虚拟合约业务不属于传统期货,交易过程没有法币,属于币币兑换,不符合传统期货定义,用户和OKEX公司之间也没有资金往来。

不过,打开现在OKEX的“合约交易”页面,OKEX的“合约交易”业务从交易逻辑到操作规程,均满足期货的显著特征:高杠杆、保证金、强制平仓、周月季度交割期、标准化合约、平台集中交易、套期保值功能宣传等。在OKEX的英文版页面介绍中,始终使用futures一词来指代“合约交易”的业务,而futures在金融交易的使用语境中,对应的中文翻译就是期货。

2011年,国务院出台《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其中明确提到,“除依法经国务院或国务院期货监管机构批准设立从事期货交易的交易场所外,任何单位一律不得以集中竞价、电子撮合、匿名交易、做市商等集中交易方式进行标准化合约交易。”

在业内律师看来,OKEx平台上的合约交易涉及了杠杆交易、周月季度交割、保证金、强制平仓等规则,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期货交易。把这一高风险业务装进海外公司主体,徐明星可谓处心积虑。

国晖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廖观荣对区块链Truth表示,OKEx的杠杆高达20倍,完全可以定义为非法期货。即便OKEx的注册地址在国外,但其主要投资者都是境内的,依然要受我国法律的约束。

此外,多位投资者向区块链Truth表示,在OKEx平台交易之前他们需要上传身份证,进行视频认证、银行卡认证。这就意味着OKEx在完全知道用户身份的情况下,还允许其投资数字货币,显然是知法犯法。

此外一些投资者还指称,徐明星的OK集团参与投资了上海本地的WFEE空气币的项目。官网上白皮书确实有徐明星背书,但在工商信息网站上并未查到徐明星与其他上海企业的关系。

根据Okcoin内部一份企业品牌推广方案显示,OKCoin已经不是交易所那么简单,旗下涵盖OKCOIN币行、OK区块链工程院和OK Blockchain Capital三大板块。

其中OK Blockchain Capital注册地位于开曼群岛,没有中文名称。按照这份推广书中的表述,OKEx与OK集团下的OKCoin及OK Blockchain Capital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业务上有合作,但是两个完全独立的品牌,无关联。

OK集团目前全球有700多人,徐明星是OK集团创始人、OK区块链工程研究院院长;浦晓江任OK集团合伙人、高级副总裁;蒋岸明任OK集团营销副总裁。

在内部手册中,OK选择的策略是宣传时划分清楚OK集团和OKEx,目前的处理方式是融资机构重合、公布的时间和融资都不同。

案件复杂难以取证

11日晚,据浦东潍坊派出所的值班民警卢军情况通报,浦东新区潍坊派出所无权处理此案。由于徐明星注册公司在北京,明日一早(9月12日)即将移交所有报案材料到北京经侦,徐明星将按期释放。派出所民警要求所有报案人员填写银行流水、报案素材和平台上交易记录。

这也意味着,徐明星已经涉案。但由于案件还在调查中,除非北京警方出具追逃的通知书,上海警方才能继续扣人。

不同于刑事案件,经济案件立案过程复杂,调查周期长;且由于数字交易平台还属于新鲜事物,取证更加困难。

根据企查查资料,徐明星旗下有13家关联公司,主要都在北京。虽然徐明星宣布退出OKEx,但主要的操盘者仍然是他。在其股东关系中,上海只有一家名为“上海华证联检“的技术公司,与OKEx没有直接关系。这也是上海经侦很难立案的原因。

申明:壹融通刊发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属于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意见,不代表我司立场,文中投资建议仅供参考。若该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客服邮箱:kf@yrtjr.com

文章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