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商证券董事长吴承根谈券商如何助力企业上市和并购重组

在全国上市券商中,浙商证券有些特别。

虽然在行业中起步不算早,但却是首家登陆资本市场的“浙江系”券商;虽然不是在北上广深这样一线金融中心城市,但得益于长三角地区得天独厚的资本和高竞争的环境;经纪、期货、两融、投行、资本等传统业务齐头并进,资管等创新业务表现更为显著。

在“国企背景”“浙系券商”的外表下,浙商证券的“里子”更让人惊喜。注册资本从5.2亿元增资扩股到33.3亿元;全资控股浙商期货、浙商资管、浙商资本三家子公司;员工人数从500人增加到超过3000名;营业收入从5亿元跃升至62亿元;行业地位从区域性小型券商,发展为国内知名中型证券公司……目前营业网点遍布全国22个省份,一百多家分支机构,形成全国性财富管理网络布局。

浙商证券,正大步向前。

截至目前,浙商证券已形成“立足浙江,深耕长三角,拓展长江沿线,择机环渤海和珠三角”的战略布局。如今更是奋力成长,努力为浙江的国企、民企解决在上市和并购重组等系列环节中遇到的共性问题——

作为上市券商,是如何实现自身上市?如何为企业上市及并购重组提供助力?国企和民企在面对上市中优劣势如何?在当前市场态势下,如何调整才能提高过会率?在崭新的2019年,中国资本市场期盼什么样的新动能?什么才是上市公司的稳健发展之道?省首家国有控股的上市券商——浙商证券董事长吴承根。

深耕江浙的上市券商

要说谁对上市最敏感,券商一定是其中之一。

2017年6月26日,伴随上市锣声响起,浙江的首家上市券商终于出炉,浙商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浙商证券”,代码601878)成功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IPO募集资金总额28.17亿元。自此,A股所有大门类里,都有了浙股券商的身影。

据悉,浙商证券前身系2002年成立的金信证券,彼时在濒临破产之际,2006年经重组成为现今的浙商证券,成功实现“凤凰涅槃”。经过十年的努力,先后在2012年完成股份制改造,2017年完成A股挂牌,浙江没有本地上市券商的历史终于结束。

“以上市为契机,打造最具浙商特色的财富增值服务商。”浙商人毫不掩饰对浙江市场的自信,这般底气,有着充足的实力作后盾。

浙江堪称全国上市公司最密集的省份之一。在截止2019年初的431家A股上市公司中,杭州以131家独占30%,杭州、宁波两地占比近一半。绍兴、台州居第二阵营,数量分别为58家、50家。

这样充满活力的资本市场也造就了浙商证券在上市首年的亮眼成绩。

尤为出彩的是,投行业务收入连续四年增长30%,且保持了保荐项目IPO(企业向公众第一次出售股票)100%的过会率。

浙商证券董事长吴承根表示,“企业深耕浙江十多年,区域优势明显。浙江省拥有发达的经济背景和活跃的民营资本市场,公司营收的97%来自浙江省内。”

市场风云巨变。2018年,股票市场下行、交易萎缩、IPO放缓及资管新规等多重因素影响下,券商市场陷入低迷。

浙商证券面对的困难重重——

再融资业务也受制于新规的影响,“18个月”的发行间隔、市场化定价机制以及“不得超过本次发行前总股本20%” 的限额控制,给再融资业务开拓加大了难度。

债券业务受制于整个资本市场的低迷表现,虽然高评级债券销售较好,但低评级债券的销售仍然困难重重,发行压力很大。

在业务迎来调整的同时,监管层也对中介机构加强了监管。近期多家会计师事务所、证券公司以及评级机构受到了监管处罚。

面对疲软的市场态势,吴承根却也透露出信心。

他表示,自2018年7月份以来,政策基调从去杠杆调整为稳杠杆,政策组合将逐步调整为“宽松货币”+“积极财政”。总体上,政策将有利于股市与债市的恢复。而进入2019年,整个资本市场回暖迅速。

金融业为浙企上市“筑巢”

浙商证券的新大楼,屹立钱塘江金融港湾,讲述着不凡故事。

2016年12月,在省政府发布《钱塘江金融港湾规划》里提出,将把钱塘江金融港湾打造成有国际影响力的财富管理和新金融创新中心。

当前,“让金融业回归服务实体经济本源、振兴实体经济”已成为了社会各界的共同呼声。

从2017年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到2018年的“两会”,都重点谈及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和深化金融改革的命题,其中心命题就是金融要精准科学地服务实体经济!

如何利用资本市场,提升经济品质?

浙江的回答是:凤凰计划助力经济转型升级!

2017年10月9日,浙江发布了推进企业上市和并购重组“凤凰行动”计划。

浙商证券作为浙江省金融板块的主力军,第一时间响应“凤凰行动”计划,助力实体经济再提升。

仅仅过1个月,浙商证券就主办了“凤凰行动”与杭州机遇的论坛,启动了走进上市公司行动,可谓真正拉响了浙江“凤凰行动”的具体行动。

从小企业到大型民企、国企,从地市政府到同行业机构,浙商证券紧锣密鼓实施着“凤凰行动”专项行动——

无形的举措,是方案和团队的成形、人才团队的强化。

浙商证券制定了服务“凤凰行动”的专项计划方案,成立了专业推进委员会,同时,进一步加强人才团队建设投入,为实施“凤凰行动”计划提供强力支持。

有形的举措,是战略合作、挂职协助、产融协同。

据了解,浙商证券已先后与全省11个地市政府、近10家同业机构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有近20名专业投行骨干赴杭州、宁波等地市金融办挂职,协助做好地方金融等工作;同时,加强与省属国有企业产融协同,特别是以PPP、ABS等业务为切入,提升省交投的交通基础设施专业服务能力。

据悉,在“凤凰行动”的助推下,2017年全省189家上市公司实施了337次并购,交易金额达1139亿元。并购重组项目井喷,真正提升了浙江在资本市场上的全国领先地位。

吴承根表示,为了响应和落实“凤凰计划”,浙商证券提出打造三张名片:即“浙江活力企业凤凰指数”、交通特色投行以及浙商股道行——走进上市公司。

——浙江活力企业凤凰指数

2018年7月1日,在“凤凰论坛”上,“浙江活力企业凤凰指数”发布。该指数选取50家本土优质上市企业样本,跟踪反映本土企业成长发展状况,提升浙江板块影响力,同时为投资者创造分享“凤凰行动”和我省资本市场发展红利的机会。

浙商证券联合中证指数有限公司,将在2019年3月28日权威发布中证浙江凤凰行动50指数(修订版),帮您锚定2019最具投资价值浙江上市公司。

——交通特色投行

在“凤凰行动”这一东风下,浙商证券期望借助所属的交通集团的优势,打造“基础设施建设领域”投融资专业特色券商品牌。

外部的锻造,和控股股东沪杭甬合作推动基建REITs试点工作;内功的修炼,准备加大推进PPP子公司设立进程,不断提炼并锻造“大交通”特色投行能力……内外结合,积累经验,形成专业成熟的基建服务模式。

这些出自浙商证券的创新服务经验,正在被推广和复制。

——浙商股道行

“浙商股道行”是“凤凰行动”中最闪亮的一张名片。

从2017年11月15日开始,一支由浙商证券办公室、研究所、投行总部、网点运营管理总部、浙商资管等组成的资本市场服务专家团队,陆续走进40多家家上市公司,与横店集团、宁波舟山港等达成战略合作。

一天一个地方一家上市公司,每天马不停蹄席不暇暖。谈到这些上市公司,吴承根由衷感慨,“亲身感受到浙江藏富于民,在实业和资本道路上齐头并进,这才是中国经济真正的引擎。”

这三张名片的打造,为企业“筑巢”做了实事。

吴承根表示,未来,公司将重点布局三大方向:一是交通基础设施;二是国资系统;三是全省新兴产业。坚持凤凰行动和财富管理两条主线,谋求“一流券商”发展新格局。

在当今金融深化改革的契机之下,以凤凰行动为契机的浙商,将凭籍民资之利、山水之美、人才之智,实现金融产业的华丽转身、业态升级,开启建设金融港湾的大幕。

2019年3月28日由浙商证券主办的中国上市公司之江论坛暨2019浙商资本年会将于举办,本次峰会以“2019,资本新动能浙股新作为”为主题。论坛邀请了上百家浙江省内上市公司董事长,通过一系列前瞻性的探讨,鼓励上市公司更好发挥龙头作用,推动新旧动能转换,引领新时代高质量发展,旨在为参会者献上一场紧贴时代脉搏、求真务实,同时非常落地的品牌盛会。

浙江国企如何破“市”而出

浙江作为我国改革开放的先行者,为A股市场输出了一批批行业领头羊。

由于我省上市公司数量、资本实力等原因,国企要破“市”而出绝非易事。

据统计,截止到2019年年初,浙江431家公司成功在A股上市(不含在外省借壳上市及浙商控制省外IPO公司近100家),在全国占比八分之一,数量仅次于广东省(586家,其中深圳独占285家)。其中,浙江省属国有企业控股上市公司为13家,分别为浙江东方、菲达环保、物产中大、浙商中拓、嘉凯城、巨化股份、尖峰集团、浙江东日、浙能电力、杭州解百等。

2018年3月,浙江省国资委出台 “凤凰行动”计划的实施意见,提出到2020年,省属国有控股上市公司达到25家左右,每家省属企业至少控股1家上市公司;并且要进一步培育5至7家市值超500亿元、2至3家市值超1000亿元的上市公司。

从13家到25家,上市公司数量要翻倍;上市公司从百亿到千亿,公司实力要倍增。

要完成这一目标,困难和压力显而易见。

对此问题,吴承根也从当前市场态势和国企的上市前景方面谈了他的看法:

如此的市场态势之下,国企上市的困境和契机在哪?

据证券业分析,目前,虽然在证券市场严监管背景下,2018年IPO市场整体仍显“冷清”。进入2019年A股市场一改2018年单边趋势性下跌的走势,转而开启了一轮猛烈的“多逼空”行情,指数和个股在短期内均实现较大的涨幅。2019年是农历猪年,但谈到中国股市,2019年看起来更像是牛年。

国有企业上市面临着三大困境,一是存量国有资产整合难,部分落后的国有资产将会面临淘汰;二是国有企业的经营业态比较单一,经营效益有待提升;三是国有企业市场化机制亟待完善,体制机制有待创新,企业活力有待进一步释放。

对于国有企业上市前景,吴承根持乐观态度。

“作为浙江省首家省属国有上市券商,浙商在服务浙江省国资方面不遗余力。” 吴承根建议,国企可以从加强集团化平台运营,夯实国有资产基础,放大国有资本功能上下苦功。国企本身的管理体制较为规范,自身实力上去了,内部管理上去了,自然上市的困境也更易突破。

有一种国企决心叫勇立潮头,

有一种金融实力叫浙江资本。

期待浙江在决心和实力的扶持下,凤凰腾飞!

 返回21经济首页>>

上一篇:对冲基金抛售美元多头头寸 全球资金加快流向新兴市场 下一篇:解读腾讯财报:微信隐形贡献巨大、游戏收入占比下降、支付与云计算成为新增长点

热门公告